欢迎访问南京市亲子鉴定中心官方网站 江苏省通过国家认证认可和国家司法鉴定机构资质认定的权威鉴定机构之一 24小时咨询热线:400-096-5008
24小时咨询热线:400-096-5008
微信js-qzjd
亲子鉴定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与爸爸做了亲子鉴定!富阳6岁小男孩终于顺利复学
发表时间:2020-05-22 09:56 点击:69次 作者:王法医

 

  昨天是富阳各幼儿园中班、小班返园的第一天,家住万市镇白石村的钟钟,在爷爷的陪伴下走进了幼儿园大门,小脸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6岁的他并不知道,为了让他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顺利入园,老师和警察叔叔们一次次赶到他家中,为他做了很多事。
 
  
 
  上幼儿园需要绿码,但钟钟没上过户口
  
  钟钟出生于2014年10月,生他时父亲45岁,母亲也已经40岁,在生下他后没多久,母亲便离开了他们父子俩。年幼的钟钟被带到父亲的家乡万市镇白石村,由年迈的爷爷照顾。
  
  随着钟钟日渐长大,爷爷便将他送进幼儿园。就在第四个学期开始之际,幼儿园进门需要凭绿码,没有户口的钟钟自然也就领不了绿码。这事急坏了班主任施红玉,她将之前家访时了解到的情况汇报给了园长,园长又向万市派出所求助。
  
  钟钟的爷爷没有手机,给他爸爸打电话也联系不上,最终,副所长羊益军和民警丁维伟会同幼儿园老师一起去了钟钟家。
 
  
 
  钟钟的家外表看上去还不错,是两层楼的小洋房。但进到屋里,只见整个房子还是毛坯状态,桌椅板凳都是很多年前的旧家具,由于爷爷平时无力打理,家里东西堆得很凌乱。村干部后来告诉记者,钟钟一家是山上下来的移民,之前村里集中改造农居点,他们才有了新房。
  
  钟钟一双眼睛大大的,看到陌生人进来,有些胆怯的他粘在爷爷身上不肯下来。爷爷已经77岁,曾当过兵的他腰杆子依旧笔挺,但实际上身体并不好,有哮喘病,没法下地干活。
  
  爷爷回忆说,当时孩子抱过来时还很小,他只知道孩子出生在江西,父母没有正式领证,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去上户口。如果没有任何证明,那得先找到钟钟的母亲,后续过程会非常麻烦。
  
  爷爷提到,钟钟妈妈离开时曾留下一个包裹,说不定里面有什么资料。民警赶紧帮忙找到那个包裹,果然发现一叠资料,其中一张就是“出生证”。
 
  
 
  民警带去做亲子鉴定帮钟钟落了户
  
  有了出生证,后面就好办了,只需要和爸爸做个亲子鉴定,就可以把户口落在父亲一方的户口上。不过,爷爷面露难色地说,没有能力去做亲子鉴定。民警提出可以帮忙带着钟钟去做亲子鉴定,但前提是要把钟钟的爸爸找来一起去。
  
  4月28日上午,民警丁维伟驾车带着父子俩以及幼儿园老师一起去杭州做亲子鉴定。钟钟似乎从每个大人的脸上看到了这次鉴定的意义,登记信息、采集血样,整个鉴定过程他都乖乖配合。
  
  钟钟的爸爸今年已经52岁,常年受痛风折磨,已经很难找到更好的工作,只能跟着施工队在全国各地跑,之前攒下的一笔钱,因为2012年村里集体造房子,地基加房子就花掉了30多万元,欠下一屁股债,这几年才陆续还清,家里基本没什么结余。尤其是疫情期间,工地没有开工,他没有任何收入,全家就靠爷爷每月1400元(扣除银行贷款后)的养老金生活。
  
  虽然鉴定中心给了最大优惠,但2000多元的鉴定费还是让钟钟爸爸发愁。最终,对方同意钟钟爸爸推迟几天再缴费。回家后,钟钟爸爸又是卖毛竹,又是出去打临工,东拼西凑终于凑够了鉴定费用。
  
  5月13日,钟钟和爸爸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民警第一时间为钟钟办理了落户手续。当天上午,在万市派出所户籍室大厅,民警将加了钟钟姓名的户口本递到钟钟爸爸手上。钟钟终于和其他小朋友一样,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递到他爸爸手里幼儿园帮忙解决学费问题
  
  钟钟迎来复学第一天
  
  就在大家都松一口气时,爷爷却告诉老师,今年他们不去读了。钟钟的爷爷是个退伍军人,虽然没读很多书,但写着一手好字,在村里也受大家尊重。老师询问时,爷爷有些难为情,支支吾吾说了个理由,说是自己不方便接送。
  
  但是,钟钟已经三个学期读下来,爷爷每天按时接送,从来没说过自己不方便。施红玉大概猜到了,应该是爷爷出不起钟钟上学的费用了。
  
  钟钟的爸爸已经跟着施工队去了山东工地,工资也没拿到。施红玉把情况汇报给了园长。商量之后,幼儿园还是让孩子先来上学,至于学费,学校去申请相关的助学金或者由学校党支部出。得知情况后,爷爷有些过意不去:“这怎么好意思呢?实在是对不住你们的。”
  
  最终,爷爷接受了帮助,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成长过程中钟钟的后续问题依然不少
  
  班主任施红玉告诉记者,钟钟是个很灵光的孩子,有着小男孩的调皮,但也有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的内向、自卑性格。
  
  “放学时,钟钟看到其他小朋友吃着爸爸妈妈买的零食,就嚷嚷着让爷爷买,但爷爷一边说着我们没钱,一边拉着孩子走了,钟钟一直回头看,那个渴望的眼神,真的很叫人心疼。”施红玉对之前看到的这一幕记忆犹新。
  
  每次缴学费,钟钟总是最后一个交,每次都是爷爷亲自拿来现金,一叠纸币会数好几遍,小心交给老师。
  
  钟钟家的内部还是毛坯,阳台上至今没安装栏杆。施红玉家访时曾多次和爷爷提出,一定要将阳台门锁上,不然调皮的钟钟很可能会去阳台上玩,如果不小心掉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钟钟来说,家里任何东西都可以是他的玩具,一张小木凳可以当成小木马,一根小竹子当成是竹剑,几块小石头当成是积木……钟钟身上穿的衣服都很旧,大概是他的哥哥(钟钟有个读初中的哥哥,是钟爸爸和前妻的孩子)穿剩下的。冬天的时候,钟钟几乎不洗澡,因为爷爷怕他生病,生病就又得花钱。
  
  如今,爷爷年近80岁,身体每况愈下,爸爸也上了年纪,一年才回来三五次,陪伴的机会很少。由于缺少父母关爱,钟钟比一般的小朋友更敏感。
  
  这次户口问题办完后,爸爸再次出门打工,钟钟紧紧拽住爸爸的衣服,嘴里喊着要爸爸带他一起走,但最终,钟钟只能眼睁睁看着爸爸的背影越来越远……

南京市亲子鉴定中心是经江苏省司法厅批准成立,受南京市司法局直接管理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综合性司法鉴定机构,是江苏省首家通过国家认证认可和国家司法鉴定机构...[展开阅读]
南京市亲子鉴定中心

Copyright(c)2013-2020 版权所有:南京市亲子鉴定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3012345号
中心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青山居 咨询预约热线:4000965008 咨询QQ:2569973504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能作为鉴定及鉴定依据。

南京市亲子鉴定中心预约申请